直击:“民间剑术高人”挑战新浪微博兵器大V“幻想狂刘先生”

​“幻想狂刘先生”,新浪微博兵器大V,长期以来写作一系列兵器类文章而在网络知名(公众号“不良牧师”),近来因为剑术理念被一位“民间剑术高手”@老蛮出行 (新浪微博)质疑,双方约定在10月5日北京进行两轮兵器切磋。本次切磋已获得双方的认可,并有专业人士提供法律顾问。“人人有功练”和网易新闻将作为两家被邀请的媒体,在现场做直播,时间是10月5日上午11点。届时还有“中国功夫史”的老朋友,世界全甲格斗大赛个人赛八强选手,康路大神现场作为裁判,还有户山流的剑客作为嘉宾,并可能会在比赛之外,为大家奉上一场表演赛。所以无论是哪一种剑术和兵击的爱好者,本次直播都是绝对不容错过的哦。

收看方法:10月5日上午11点,斗鱼直播“功夫史杨小猛”直播间

以下是第三方所写的本次切磋活动的始末介绍,比较客观的记录了双方的观点,至于谁对谁错,就只有5日直播的结果能够回答了~:

短短十几秒的“徐雷大战”掀起的的江湖余波和喧嚣尚未平静,各种激烈讨论还在网络上继续,相似的情景再一次在兵击运动发生了,也就是说,上一次是徒手纷争,这一次是兵器了。

故事要从欧洲近数十年方兴未艾的“欧洲历史武术复兴运动”说起,从20世纪初开始,西方一些武术爱好者对18-19世纪因火器大发展而衰落乃至失传的欧洲历史上的兵器格斗技艺十分痛心(注:现代击剑运动由迅捷剑、小剑和军刀武艺演变而来,并非直接传承),这些武术爱好者根据历史上著名剑客如Joachim Meyer等人留下的典籍,参照现代击剑运动的护具设计了欧洲历史武术护具,也可以称之为古典击剑装备,通过“解读—重构—实战检验—去伪存真”的方式,逐步复活了已经失传的长剑、长刀、棍术等欧洲传统武术,同时复兴了濒临失传的迅捷剑、军刀、小剑等技术。这场旨在拯救欧洲传统武术的运动后来发展成为一项风靡全球的体育项目,发展至今已有Swordfish和Longpoint等多个大型国际赛事。

近年来,HEMA运动逐步传入国内,随着相关的古典击剑装备价格逐渐透明,越来越多的国人加入了这项运动,本故事主角之一的刘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刘先生是新疆人,早年曾从事跆拳道和柔道运动,国技院黑带一段、ITF(国内俗称的北朝鲜跆拳道)黑带一段,取得过一系列体育竞赛的成绩。曾活跃于国内早期搏击格斗类论坛,其ID:“黄秀一”一度非常有名,20岁时路遇两名抢匪抢劫一女子,挺身而出以一敌二,击退一人,当场生擒一人,经新闻报道后名噪一时。后来在柔道比赛中腰部受伤,停止了训练。近年来加入了新兴的HEMA运动,利用自身新浪微博大V(幻想狂劉先生)的影响力,写了一系列文章,宣传和推广这项运动。

故事就发生在刘先生在新浪微博发布的一个“Swordfish”国际大赛的刺击镜头集锦视频下面,一个与刘先生素昧平生的网友“老蛮评论”留言评论,称这个比赛中使用的钢制练习长剑Federschwert不过是铁皮片而已,如果使用“真正的武器”绝对不可能有如此凌厉而迅捷的招式,认为这种钢剑还不如木刀,根本无法格挡自己用四斤重的木刀的全力重劈。

直击:“民间剑术高人

在这里笔者有必要介绍一下Federschwert,这是一个德语词,可以翻译成羽击剑,是文艺复兴时代欧洲的剑术学校专门设计用来进行剑术练习的钢制练习剑,它为了获得厚而圆的安全刃部,对真剑的剑身进行了收窄和加厚,同时通过配重,使整剑的重心略向后移,降低了劈砍的威力。跟真正的实战长剑相比,他相对更窄、更厚、重心更靠后,但是称其为铁皮片绝对是没有接触过这种剑造成的误解,尽管没有刃区,但是这种剑对无防护的人体依然能造成足以致命的伤害,即使在身着全套防护装备的HEMA比赛中,被这种剑打成骨折也不算新鲜事。

本来这是“老蛮评论”网友对新兴HEMA运动和比赛器械的不了解造成的,刘先生作为大V只要置之不理就可以了,但是刘先生习武之人的脾气上来,不但回敬了一张自己的羽击剑刃部细节照片,以及整剑的重量照片,来说明这种剑不是“铁皮片”,而且反唇相讥,称自己在实战中用单手垂悬防御(注:垂悬防御欧洲剑术种是一种借助杠杆原理,格挡并偏斜对手自上位发起劈砍的防御技术)就能化解掉老蛮所谓的“全力重劈”。

此时刘先生还不清楚老蛮是何许人也,网友“老蛮评论”(以下简称老蛮)是南方人,寄居广州,是一位民间经济研究爱好者,自称在广州一家金融机构担任高管,收入颇丰,一个电话几十亿资金上下(老蛮自称,未经证实)。习武多年,每天使用四斤重的木刀练习“重劈”500下,坚持十年,同时还是一位徒手健身爱好者,还拥有丰富的街斗经验(曾自称职业打架选手),在各个社交媒体上拥有大批粉丝。老蛮长期在广州天河体育馆附近的露天健身器材场地锻炼身体,开办多期格斗训练营,教授“实战短刀格斗术”,培养弟子数十人。作为一位弟子盈门的“大师”,老蛮当然不会善罢甘休,立刻回怼,双方一来二去就杠上了。

直击:“民间剑术高人

在我们回顾双方争论的整个过程时,双方的互相DISS当然是没有什么意思的,但双方对兵击运动完全相反的理解,是非常有趣且能引发一系列有意义思考的,现在我们就来梳理一下关于兵击运动双方那些完全对立的观点。

一、关于场地和器械。刘先生认为兵击运动应该使用国际公认的钢制不开刃训练剑进行对练,因为只有使用最接近真剑的练习钢剑,才能最贴近最真实的兵器格斗。如果有条件的话,应该进入场馆训练。这一观点的主要问题在于,作为一种消耗品的训练钢剑,价格对国人来说实在是不菲,一把匈牙利产的PR训练钢制长剑的到手价格在300-400美元左右,而对新兴的兵击运动来说,场馆则更为奢侈。

老蛮则认为钢制训练长剑是“薄铁皮片”,其重量和重心均无法与真剑相提并论,认为相对廉价的木刀和塑钢武器更适合进行兵击运动,也更能够模拟“实战”的情景。前者几十元,后者一两百元。这一观点的主要问题在于,木刀比钢剑更接近真剑的逻辑似乎很难说通,其质量与重心和真正的武器比起来,差的更是很远很远。同时老蛮长期在露天健身器械附近活动,短刀格斗术的教学也是在夜间露天进行。

当这两种水火不容的观点碰撞在一起,老蛮讥讽刘先生是用铁皮片装样子的“cosplay剑神”,刘先生则嘲笑老蛮是“公园野流大师”,双方彼此都深深的不认同。

二、关于护具。刘先生认为,在中国开展兵击运动应该像欧洲的HEMA一样,全身身着保护性良好的护具,方可以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进行全速全力的对抗训练。这一观点的主要问题在于,刘先生自己使用的欧洲古典击剑装备,一套基础款的到手价格也在7000人民币左右,根本无法在国内大规模推广。而国内的很多替代方案(武警防暴甲等)在体感和防御力上均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同时中国南方的很多地区,因为气候原因全年都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无法穿着全身护具训练。

而蛮先生认为,真正的实战中是没有护具保护的,过多的护具不仅没有必要,同时还妨碍了人体的行动,偏离了真实的实战情景,应该进行仅带有限护具的“实战”,甚至是不带护具的“实战”,这样才最贴近真实的兵器实战场景。这一观点的问题在于,以塑钢武器的杀伤力,在没有护具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进行全速全力的对抗训练的,这势必会影响训练效果。

老蛮为了证明自己的这一观点,在微博po出了自己和弟子的一段“实战”视频,在视频中,老蛮赤裸上身,仅带一个头盔和一双薄手套,其弟子也身着T恤短裤,双方用塑钢武器,在广州花城广场的空地上互相对练。

刘先生直指这一视频是“广场尬舞”,认为这样的轻接触训练根本不是“实战”,同时“打脸”性质的发出了一段自己与训练搭档的对练视频,视频中刘先生和搭档身穿全套的剑术装备,使用钢剑进行激烈的对抗,其力度之大引发围观人群的惊呼。

三、关于东方和西方。刘先生所推崇的欧洲剑术(主要是德国长剑术)来自哪里自不必说。老蛮的兵器格斗技术的源流倒是非常有意思,根据老蛮演示的套路,老蛮的技术似乎是中国传统武术,带有一点日本剑术和香港电影动作的影子,老蛮的粉丝也认为老蛮的武艺属于中国传统武术,并且以此攻击刘先生是“假洋鬼子”。但经过笔者邀请的多位中国传统武术兵器练习者观看老蛮演示的刀术套路,似乎老蛮的刀术并不属于中国传统武术的某个门派,因此,这场论争究竟是东西之争还是土洋之争,实在是扑朔迷离。

俗话说,没有什么争论是不能用一场切磋解决的,好在双方即非网上论剑的嘴炮,也非随意约架私斗的法外狂徒,双方经过沟通和协商,一致同意身穿安全的兵击护具,按照国际通行的兵击规则,在一家具有合法资质的搏击俱乐部中进行技艺切磋,共同在实战中探讨中国未来的兵击运动发展方向究竟是东方还是西方,是土还是洋,届时刘先生将与老蛮进行两场切磋,每局11回合,第一局由刘先生使用双手长剑对老蛮双手长刀,第二局刘先生使用单手武器对老蛮双手武器,来回应老蛮“单手究竟能不能破重劈”的质疑。精彩对决,敬请期待10月5日上午11点,兵击运动的土洋之争。

以下为“幻想狂刘先生”,应要求,为保持神秘感先做一下面部PS处理~

直击:“民间剑术高人

直击:“民间剑术高人

以下为“老蛮”,图片取自@老蛮出行 微博

直击:“民间剑术高人

直击:“民间剑术高人

附:

“老蛮”的街头木剑对抗练习(光膀者为老蛮)

weinxin
人人有功练(ID:chinagongfushi)
功夫网络节目《中国功夫史》的官方公众号。这里有大量有趣有料有品的各种功夫、武侠文章、资料。要让不仅人人有书读,还能人人有功练。
Jelis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